防水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水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虎门之痛3元批发T恤5元批发衬衣

发布时间:2021-10-20 12:18:17 阅读: 来源:防水岩棉板厂家

虎门之痛:3元批发T恤 5元批发衬衣

虎门之痛:3元批发T恤 5元批发衬衣 更新时间:2010-9-15 6:09:12   9月12日,受今年第10号台风“莫兰蒂”外围环流的影响,广东东莞市虎门镇下起了绵绵细雨。尽管如此,经营一家小型服装加工厂的老板梅艳华还是起了个大早,赶到她位于大莹东方国际女装城的门店做生意。  大莹东方国际女装城在虎门镇永安长途汽车站出口的右边,与街对面的黄河时装城毗邻而建,它们连同不远处的富民服装商贸城形成了虎门最有名的三大服装批发城。  如今,虎门已被誉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服装之都”。每天都有全国各地的数以万计的经销商慕名而来,穿梭在车辆和人流之中。作为东莞市八大支柱产业之一的虎门服装制造业,每年各式服装产值在500亿元以上。  此前,东莞服装的价格便宜早已为世人熟知,但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虎门之后,仍然被眼下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还要低廉的服装价格深深震惊:批发价低至3元一件的T恤、5元一件的衬衣、10元一条的牛仔裤……  据悉,整个东莞市服装行业利润由之前的1.4%下降到如今的0.4%。超低价抛售的背后,是这个“服装之都”的巨大悲哀。至少在眼前看来,当地的服装产业模式还找不到更好的出路。  生产商对利润感到“绝望”  梅艳华的服装加工厂规模不大,仅有20多名工人,除了自产自销各式T恤和牛仔裤之外,还不时能接到其他企业的加工订单。与此同时,她还在大莹女装城二楼开了一个门店。记者看到,店里各种款式的T恤衫价格不一,但最显眼的就是摆放在门口、批发价仅3.5元一件的短袖女装T恤。“这种T恤一般要求最少100件的批量才能拿这么低的价格。如果量再大,3元一件我们也可以批发。”梅艳华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说。  正值服装换季之时,在这座女装城里还有不少像梅艳华一样的商家在以最低价甩卖着短袖T恤。与梅艳华相隔不远处,舒老板也从事着服装批发生意。舒老板在镇上有自己的服装加工厂,除了接下内外贸订单以外,大多数时候都是厂家直销批发各式T恤。“批发200件以上,我可以给你3.8元的价格。”见记者问价,舒老板热情地招揽着生意。但即便报出如此低的价格,据称他的仓库里仍然积压了2万件这种款式的T恤卖不出去。  舒老板介绍说,这些即将换季的T恤有的是往年存货,有的是今年的新款。对大多数卖不完存货的服装加工厂来说,为了回笼资金,低价促销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哪怕只有几毛钱的利润,甚至有时亏本也要卖掉,那就跟上市的股票跌破发行价差不多。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虎门像我们这样的加工厂多达几千家,一台制衣机器一个月就能生产10多万件T恤,你可以想象竞争有多激烈,价格肯定提不起来。”梅艳华向记者表示,在金融危机的那段时间里,虎门纺织服装行业遭受重创,国外订单减少,不得已之下,现在大多数服装加工厂开始将目光转向了国内市场。  当被问到生产如此低廉的T恤如何赚钱的时候,梅艳华表示:“利润太低,就只有靠走量来赚点钱。”但即便如此,她对越来越薄的利润仍感到绝望。  出口形势好转企业盈利难增  在大莹东方国际女装城门口,搬运工张师傅正将货主刚批发的服装搬到拖车上,而离他不远处的街边,还停了一排待租的小型顶篷货车。张师傅称,这种T恤主要是销往四川、贵州、江西等地,在当地一些乡镇卖得很好。过去的几个月里,内地许多商家都来大批量购买这种T恤。  这种看似低价的T恤,被输送到内地乡镇市场之后,转眼就可以卖出比批发价高五六倍的价格。一名来自重庆万州的服装商人张伟称,这种T恤在他们那里的乡镇上能卖到20~30元不等的价格,而一条成本只有20多元的牛仔裤,也可以卖到80~100元。“以前我的一个朋友就是通过在乡镇上卖东莞服装发了财,一年就赚了20多万元。在朋友的劝导下,我这才开始做起了服装生意。”  在外人眼里,这种在内地乡镇市场上大批量销售的服装业存在着暴利,但在像梅艳华这样的虎门老板们看来,其中的暴利只属于产业链条终端的零售商和卖场,而与自己无缘。“我的客户一件衣服经常可以赚几十元的利润,而我们做批发只有几毛钱。”梅艳华的语气中带有几分怨气。据她介绍,在人工工资和布料成本增加后,再除去税收、仓储管理、门店租金等费用,批发一条牛仔裤的利润常常只有一两元,最低的时候甚至只有3毛钱。看到记者一脸的惊愕,梅艳华补上一句:“你可能不会相信利润如此之低,但事实就是这样子。”  梅艳华所说恐怕并非虚言。记者走访众多商户后,听到最多的就是对利润太少的抱怨。一位吴姓商家称,“今天你觉得可能是以最低价格批发,但别人明天可能比你更低,最后大家都没有赚钱的余地。”他介绍说,淡季时一条裤子只赚1毛钱的生意也做过。  当时,金融海啸让以广东、浙江为代表的“世界工厂”出口剧降,库存量也随之节节高升。“经济危机爆发后,我们就很少接到出口订单了。去年有很多服装加工企业都关闭了,我们坚持了下来,厂子没倒掉已经算是幸运了。”回想起当时的情况,梅艳华至今仍心有余悸。  据了解,作为目前国内主要的服装生产基地,虎门镇规模以上的服装出口加工厂有300多家,另有民营厂家600多家,其他织布、漂染、拉链及刺绣等配套工厂近百家,而家庭作坊式的小厂家不计其数。在去年的“严冬”中,不少企业或倒下或内迁以节约成本,而梅艳华的服装加工厂已算是其中幸运者之一。  随着经济的回暖,中国纺织品服装出口形势也逐渐回暖。2010年上半年全国累计出口纺织品服装913.4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2.26%。尽管贸易数量和零售额在增加,但并没有为服装生产加工企业带来利率的增长。对此,舒老板曾抱怨说:“最近几个月我们销往内地的订单确实在增加,但内地购货商的单通常量都比较小,而且还把价格压得很低,否则就不买你的货。”  实际上,据国家统计局的资料显示,2010年1~8月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8%,但其中衣着类消费价格却同比下降了1.0%。美国海关今年1~6月的统计数据也显示,在我国对美出口的155类纺织产品中,有82类产品出现不同程度的量增价跌现象,金额占整个出口比重的73%。  难解的产业链困局  为何在上半年服装行业出口订单量一直增长的情况下,加工企业的利润仍在下降呢?《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由于布料等原材料价格在不断上涨,虎门当地的服装生产加工企业日子越来越难过。  “去年棉纱价格每吨只有12000多元,现在都18000多元了。”专营牛仔裤生产批发的欧阳透露。  事实上,从去年年底以来,国际棉花价格一直处于上升通道。根据中国棉花价格指数,标准棉价格2009年均价为12831元/吨,今年9月初棉价一度上涨至18419元/吨,上涨了43.5%。当上游棉花价格的涨势一路传导过来,很快就扩展至纺织业的所有原料领域及加工领域。  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面前,虎门镇的服装生产加工企业却不能把成本增加的压力向下游释放,反而持续被零售商挤压,并由此陷入产业链的困局。  “原材料价格上涨了,我们的出厂价原本应该相应地上涨,但上涨空间却极其有限,只能涨几毛钱的样子。如果涨得太高,好不容易建立起关系的客户就会跑到其他厂家那里。”欧阳表示,这里的厂家多,竞争残酷,有时候为了维持稳定的客户,不得不向商家让利。  事实上,在东莞市的服装生产企业中,大部分企业生产技术含量低,设计能力较差,加上本身处于低端行业,获得的利润并不多。如此一来,原料成本的增加,再加之对零售商涨价的投鼠忌器,很多厂家都不得不吞下利润越摊越薄的苦果。  除了原料成本,今年以来,广东等国内10多个省区已先后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平均上调幅度为17%左右。人力成本的增长也成为悬在众多中小加工企业头上的利剑。  再过两个月,第14届中国国际服装交易会将于11月召开,对于虎门的纺织服装企业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营销机会。梅艳华称寄希望于服装交易会能带来更多的订单,在她看来,薄利多销仍然是经营服装加工厂多年来所遵守的唯一市场信条,除此之外,她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来提高自己的利润。  事实上,尽管东莞有着成熟的服装生产加工产业链和产业集群,但在整个行业面临困局之时,许多厂家都对前途不敢乐观。“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意还能做多久,实在不行就只有改做其他。”欧阳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他认识的一些厂家都有转行的打算。  如今,东莞的服装产业面临一个巨大的危机。如欧阳所言,在巨大压力面前,如果出现大量服装加工厂关闭和停产,厂房闲置,虎门服装产业将面临一个巨大的产业“空心化”危机。但在此之前,仍然处于低端的服装加工企业,转型升级的能力有限,一时间超低利润的生存状态恐难以突破。

旧书收购

库存化工原料回收

污水处理设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