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水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水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发布时间:2021-10-10 08:38:27 阅读: 来源:防水岩棉板厂家

那道未劈下的上古天雷围着花蔷薇打转,接着一道紫光,一道红光相交替着将花蔷薇整个包围,凝成一道紫红光圈。

那光圈耀眼夺目,竟无人敢靠近。

光圈里逸出一股刚正清冽的气息,众人如同沐了道佛光,顿觉心境清明。

众仙发觉光圈里的花蔷薇已变样。

原本一身淡粉色罗裙,此时已成紫红色。墨发流瀑般垂至脚踝,与那紫红罗裙逶迤于地。

她双脚赤足,玉指莹莹盘着朵朵红莲。

那红莲颜色异常妖冶,却无半丝妖气,反倒纯净的异常,如同万年刚融的冰川之水。

莲香暗浮间,光圈里的花蔷薇却始终阖目,睫毛微翘,红唇如火,眉心处一轮朱砂鲜红夺目。

再没有什么词语能形容出此时花蔷薇的绝色容颜。

那些之前还鄙视过花蔷薇的人,此时后悔地想咬舌头,这样的美人不是言语能形容得出的。踏寻古今也未必能找出。

众仙屏气凝神,大气不敢出一丝。

天帝从殿上步下,双膝屈地,跪于花蔷薇跟前。

“小神拜见神祖!”

天帝这番一呼,众仙大吃,顿时明白眼前的女子是谁,一一跟着拜起。

花蔷薇闻声幽幽翕开眼,眸光清冽墨黑,却同两股森冷透清的冰川泉水,瞧得天帝心里发寒。

“天帝你不必自责,本神已不管事多年!只是这回不知怎的会出现在这里!怎么你连本神也不认得了!”

花蔷薇冷笑,声音清远,明明人就在殿上,声音偏偏像从极远的地方飘来,幽远却又清晰。

她眸光清冷,明明望着众人,却没一个人能进入她眼中,想必目空一切,便是这种境界。

她周身气场冰冷,如同千年不化的寒冰,让人不同直视,却又不敢妄生亵渎之心。

那附在她体内的魔神冷不防打起寒颤。

本以为她只是个鼎器,却不像她竟是神祖本人。

想起亿万年前,这位神祖与自己的哥哥盘古创造了世界,便不在过问世事,众人都以为她跟盘古一样早已羽化,孰不知她不过是找了个地方歇息去了,那个地方自然是魔域空间。

大概她是怕人惊忧她休息,才让神魔一起封印了魔域空间。

她这个歇息没有时间概念,她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六界又发生了多少改天换地的在事。

待她醒来已神智不清,已忆不起自己是谁?见身旁的蔷薇花开得那般艳丽,便干脆依着蔷薇花凝了个魂魂,继而有了人形。

帝玄音追着魔神进了魔域空间,恰巧被这位神祖所化的花璇玑所救……

而神本就有修复魂魄,感化万物的本事,魔神附在她体内自然伤势恢复的快,便误以为她是鼎器。而她神识未恢复,也无法将魔神驱除……

这种细碎琐事,神祖自然一一记得,但她觉得这些琐事太过无聊,不太愿意去管,可又扛不过自己的身为人时的一念情愫。

她想她本不该生有这种念头,或许是寂寞太久,所以在凝聚魂魄成形时容易对人生情,恰巧那个时候帝玄音进了魔域空间,两人情不自禁地暗生了情愫。

“赤冉!还不出来!”神祖仅回神了一会,便冲体内的魔神幽幽唤道。

明明是细细柔柔的声音,听得魔神赤冉却是胆战心跳。

他不敢得罪这位老祖宗,只得乖乖滚出来。

神魔本为一家,魔神与天帝不过是立场不同,可到了神祖面前,他与天帝都不过是她的后辈。

“赤冉见过神祖!”

赤冉双膝着地恭敬地磕起头。

神祖微微一笑,踏着红莲朝赤冉步来。

她每走一步,脚下便生一朵红莲,那莲妖冶,不时亲吻着她如玉的指头,众人屏息,不敢生出半分亵渎。

神祖素指一点,赤冉已被她指中逸出的红光罩住。

赤冉竟不敢挣动一丝,转眼化成一条赤红色的水蚺。

“艾!本性不改!上回本神就说过你,怎么一觉醒来,你却附在本神身上,胆子不小!魔域空间的禁封既然由你打破,往后就由你去看守!”

赤冉不敢不从。

他知道这位神祖看似说话软绵绵轻飘飘的,实则是个亦正亦邪之人,不然自己也不会有机会附于她身上,那时便是她魔念正当的时候。

她不像其兄盘古那样万分刚正,只不过出于神族,纵是她有时会有点魔念,人们也只当她是神。

“二百年前全因赤冉作崇,害得花璇玑魂飞魄散,如今又因赤冉帝玄音才受了那般重的伤,也不全怪了花蔷薇。说来这两人都不过是本神的一念情愫所化,要论罪源,本神也逃不过干系,不知天帝要如何处治?”

神祖这一说,倒把天帝给难住,他被花蔷薇突然变成神祖已是吃惊,如今又听说那花璇玑也是神祖的一念所化,头绪都有点理不清。

想起二百多年前的种种,竟有些愧疚,跪地道:“是犬子辱没了神祖,小神这就带他来向神祖伏罪!”

天帝说时已命人去请帝玄音。

帝玄音由两名仙娥挽扶着缓缓朝凌霄宝殿而来。

花蔷薇的事帝玄音已听两名仙娥在路上说了些。

他虽不相信花蔷薇会是什么神祖,但心里仍是紧张的。

若真是这样,他如何再爱得起她?论辈份她可是他几辈的祖宗。

这让他万分不能接受。

这一路他心急如焚,下决心要找这位神祖问清,她把他的女人弄到哪去了?

帝玄音进了殿,望着那个一身紫红罗裙的女人,心疼得不是一点半点。他本就有伤在身,这一会面色又苍白了几分。

见众人都噤若寒蝉,他突然昴头大笑:“璇玑!你为何要将自己扮成这样?”

神祖闻声回首望他,见他气息不稳,眸中划过一丝轻笑。她到底还有花蔷薇和花璇玑的记忆,对帝玄音的无礼只能视而不见。

只是他如此放肆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又让她不免恼火。

幽幽启口道:“你可知罪!”

帝玄音一怔,她在质问他,她难道真不要他了,要当这永生永世无情无欲孤寂一世的神了。

“玄音不知爱一个人有何罪!”帝玄音捂着自己的心口说。

在那里那颗心因为眼前的女人而不安地跳动着,他不能再逃避,不然他就再无机会。

神祖轻笑,笑声清脆如同佛声妙语回响在殿堂上。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还有一章大结局,今天来不及更了,明天发了哈,亲们看了感觉如何?若好留下足迹,不好也留下几句啐言呐!好吧,明儿见!

中医培训学校温县零基础入门学习中医技术

山东国标S2HDPE塑钢缠绕管开挖埋地要求

加气块工地拉砖电动车工地电动三轮车拉加气砖

道孚工地自动洗车机森牧环保

六边形轻瓷填料天津轻瓷填料批发

常州经开区包装印刷厂家承接产品手册设计工具类产品包装设计

东莞麻涌数据线上门回收

上海回收手机屏幕总成现金结款

辣木子产地直销辣木子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