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水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水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3-(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25:41 阅读: 来源:防水岩棉板厂家

钱婶再好耿乐也知,她是谢易恺的人,去留全凭谢易恺说了算,真不关她耿乐什么事。

难不成就凭几样小菜,几个包子,她耿乐就被人家降服了?

哼,有这么简单么!

“有什么舍不得的,不就是个保姆么!走了,再请一个就是!”

谢易恺摇头:“我没有请保姆的习惯!所以谢太太往后你要辛苦些,一日三餐,衣食住行,全得依仗你了!”

耿乐持碗的手一顿,刚升起的好心情,因为谢易恺的话瞬间消失。

“喂,姓谢的!是你说嫁给你,有人伺候的,你怎能把我当成保姆了!”

谢易恺回她:“谢太太,这是你的职责!你总不能让我忙了一天回到家,还要空着肚子吧!”

谢易恺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

“你……”耿乐已不是用气可以形容,她简直想伸手掐死这混蛋,原来娶她回来是给他当保姆的!可她什么都不会啊!

她望望自己这双涂满蔻丹的纤纤玉指,想到以后要被家务缠住,一点点变粗糙,一点点长老茧……忙将手里的碗往桌上一掷:“谢易恺,我要跟你离婚!”

说时一口气跑上楼,“呯”将门合上。

谢易恺摇头叹气,他不过是想逗逗她,不想她整天这么无聊地窝在家里,哪知道还是把她恼怒了。

这一生气就跳脚的毛病,看来一直未改。

谢易恺勾嘴轻笑。

耿乐哭了许久才哽住悲伤,对着镜子将自己打理一番后,决定回家跟耿世勋告状去。

下楼那会,谢易恺已出门,不过桌上压了张纸条,一看就知是留给她的:“亲爱的,我把司机给你留下了,要出去就坐车,注意安全,早些回来!时刻想你的丈夫!”

耿乐气得将纸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筒:“呸!去你**妈的亲爱的!这套对姐不受用!”

她拿起手包准备出门。

司机一见她,忙迎上前道:“太太想去哪,先生让我送太太过去!”

耿乐砸嘴,谢易恺太精明了,送她是假,找人跟着她,不让她回去告状才是真!

耿乐鼻子轻哼。

他摆自己一道,自己难道不可以摆他吗?

“去城北19号!”

耿乐对司机说。

司机闻声一怔,不敢置信地望着耿乐:“太太,先生已经不住19号了!”

“喔,我去拿件东西!”耿乐敷衍说。

司机见她铁了心的要去,只好应了她。

城北与耿乐现在住的别墅相隔有段路,车子围着晋宁城绕了大半圈才到。

19号的屋子也是套别墅,不过看上去更古朴,像是有些年代了。远远就瞧见那一簇簇粉色的蔷薇铺满在院墙内。

院里花木也多,却没看到一株秋海棠。

果然一处一个样,谢易恺这人倒是懂得生活。这地方特安静,若不是汽车,显少有人能摸到这来,因为这别墅建在半山腰上,与远处的晋宁城遥遥相望。

车子一停,立即有人开门前来相迎。

耿乐一看是个年轻的女人,看装束像是下人。

那女人一看到车牌,眼睛闪亮,冲着车子就说:“先生可来了!白小姐已有两顿没喝药,这会正闹着呢!”

耿乐闻之盈盈一笑,望着车外一愣愣望着她发傻的姑娘,嘴角一扬:“白小姐病得不轻么?”

那女人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忙垂下头。

耿乐步下车,望着眼前的别墅,心情特爽。

今天真是运气好到家,这刚进门就发现谢易恺背着她金窝藏娇,她很是生气,不过更多的是兴奋。

她倒要看看,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怎么为自己开脱。

这婚她是离定了!

耿乐见这女人挡着自己路,喝道:“让开!”

女人有些犹豫,毕竟这是谢易恺的家,没有谢易恺的许可,她还真不敢擅自放人进去!

司机见这女人这般不识相,忙冲她使眼色:“这是太太!”

那女人两眼睁得如铜铃般大,见耿乐雄赳赳气昂昴大步进了别墅,自知自己闯了祸,毕竟白秀灵的身份特殊,忙给谢易恺去了个电话。

耿乐在别墅里转了又转,这别墅很幽深,总觉有什么东西藏在暗处,不免给人一股莫名的窒息感。

她抬头朝楼上望了望,继而扶着木梯步步而上。

高跟鞋踏在大理石石阶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回响在偌大的别墅里,格外清晰。

“啊!放我出去!”

一声凄叫,由楼上某个房间传出。

耿乐心揪得紧紧。只是由于房间太多,一时半会难以确认声音的来处。

她想问刚才的女人,回头看时,那女人已不知去了哪里。

她只好一间间屋子的找,好在这些屋子都没有上锁,她很容易就打开。

奇怪的是,她把二楼的房间都找了个遍,也没找到那个喊叫的女人。

她站在其中一间最大的卧室里。

这间卧室布置的极为男性化,她料想定是谢易恺的卧室,于是越发肆虐到处翻找。

她希望能找出点蛛丝马迹,借此让谢易恺难堪,然后胜利的逼他离婚。

她越想越兴奋,可是她找了半天也没什么可疑的,气得她将他床上的被褥都拆了开,这一拆还真发现了秘密。

一封只有收件地址,没有注明收件人的信。

耿乐攥着手上,哈哈大笑。

正当她准备拆开信看时,身后一阵疾风拂过,转眼信已易主。

“胡闹什么?”

谢易恺蹙紧眉头说,一边说一边将信不紧不慢地塞进皮包。他这动作看似随意,握着信时素指竟微微在颤抖。

耿乐觉他在强自镇定,隐隐觉得这信里肯定有秘密。

“姓谢的,还要继续演戏吗!”

谢易恺一怔,将皮包搁在桌上。

他今天穿了件薄款的黑披风,绸滑如水的料子,越发衬得他身材挺拔,玉树临风。

谢易恺嗤笑起:“耿乐啊,原来你吃起醋来是这般可爱!”

“吃醋?我才不是!谢易恺,咱把话说清楚,你和那女人的事我也不想追究,回头,咱把婚离了完事!”

谢易恺只当她在说气话,冷不防上前,攥住她的一只纤手说:“还说不是吃醋!瞧,脸都气红了!”

说时素指已抚在耿乐脸上。

---- 作者寄语:未完待续。第三更了哈,好吧,今天到此了!

3000kv冲击电压发生器的电路

活塞灰浆注浆泵视频锚杆注浆单缸注浆泵水泥高注浆泵

新鲜石斛怎么吃好石斛苹果汁欢迎来电洽谈

七里河工地自动洗车设备平板式

萍乡7米工业大风扇

新旧珠宝进口清关福州二手物品进口清关稳妥清关流程

太原渗水工程HDPE打孔管厂家质量保证

新洒水车哪家比较好

力荐淮安CGCT玻璃钢管性能稳定的原因

昆明防火百叶窗一键获取成交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