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水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水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价兰花能换一套房温州游资为炒兰推手-【新闻】巴塘景天

发布时间:2021-04-20 13:55:08 阅读: 来源:防水岩棉板厂家

天价兰花能换一套房温州游资为炒兰推手

? “一盆兰花,就能在北京换一套毗邻CBD的房子?”

“怎么不能,如果兰市再热一点!”北京资深“兰友”郑明(化名)这样回答《市场报》记者的提问。

市场传递升温信号

“中国兰花看云南”。1月22日,刚参加完第四届中国(玉溪)兰花交易会,郑明便给《市场报》记者发来短信:“(兰花)精品多,人气旺,交易活跃。兰市热了!”

“展厅观者如潮,馆外交易区摊位密布,买卖兰花者众多。”组委会这样描述交易会的盛况。

与其相比,25日在昆明开幕的春城兰都第二届兰花展,更坚定了郑明强烈看好兰市的信心。“规模更大、名花更多”。郑明告诉记者,仅500余盆来自全国各地的名花,据悉总价值已达数亿元。而据当地媒体报道,上亿资金在窥伺本届兰展,准备随时入市。

郑明正是据此得出了兰市升温的结论,“一般来说,年底前后展会频繁、高价交易增多、公众高度关注,都是兰市回暖的重要信号。”去年底以来,各地动辄数十万以上的“天价”兰花频频成交的消息不时见诸报端。其中最轰动的,莫过于云南兰花商人王本华以每苗220万元的价格买了3苗“金沙树菊”,单笔交易额达660万元。“这一交易无形中提振了业内的信心。”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在兰市火爆时“金沙树菊”一度高达480万元/苗,可在兰市低潮时也曾一度无人问津。这次220万元/苗的成交价与其最高价相比尽管还有距离,但业内更看重的是其所传递出的积极信号。

据了解,自2006年底,云南、四川两省兰市开始调头向下,此后几乎全国所有兰市均进入价量齐跌、深幅调整的低迷状态。

大理州兰花协会副秘书长吴赤卫以云南兰市著名品牌“五朵金花”为例,描述了一年多来中国兰市遭遇的“冰火两重天”:2006年8-9月,兰市最高峰时,“五朵金花”按其存量株数与价格计算,总市值超过50亿元。而一年后,其总市值只有高峰时的1/4,约13亿左右,现在的价格则跌到了原来最高价的1/7左右。

云南鹤庆县被称为滇西兰花市场的“晴雨表”,该县兰花养殖户达2万户左右,兰花销往省内及浙江、四川、河南、重庆等地。据该县兰花协会统计,2006年鹤庆县兰花销售额达17亿元。但截至去年底,全县兰花销售额已降至5亿元左右。

温州游资幕后推手

仅仅遇冷一年多,兰市便转暖,对郑明而言,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幸福。然而,高兴之余,他也有些担心:“如果真是温州炒房团在幕后操纵,很难说会持续多久。”

郑明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去年下半年,在广东举行的一场兰花拍卖会上,一些温州人就一次买入了500多苗不同品种的兰花,总价值都在100万元以上,被业内认为是炒兰花的“庄家”。

自此,在鹤庆以及其他部分兰花市场交易统计数据中,温州籍买主身影频现,而且交易额往往排名靠前。

据了解,炒作兰花一个最典型的方法就是,由几个资金雄厚的庄家投入几百上千万资金于兰市联手坐庄。庄家以3万一苗的价格购买一批兰花,然后又以5万一苗的报价对外销售,合伙庄家又买回后,再以10万高价卖给另一个庄家。不断买进卖出,造成某一个或某几个兰花品种价格飙升,吸引其他投资者跟风买进,使市场价格远远背离了自身价值。

当大批资金入场时,兰花造富的故事就此大量产生。而在预计没有更多资金注入时,庄家便大量出手中的兰花,从中套现,一走了之。兰价则因缺乏足够资金的支撑,必然下跌。

据《市场报》记者了解,炒作比较离谱的主要是一些近年来特别高端价格的兰花品种,一苗动辄炒出千万天价。2006年初,在大理州,“大唐风羽”以350万元卖出单苗天价,更令人吃惊的是,一种名叫“三羊开泰”的兰花,其主人开出了1000万元的天价。据云南大理州兰花协会副会长方祖文透露,“我开价到600万元,他都不卖。”

除了温州游资,据昆明“春城兰都”的商户透露,各地的房地产商人和煤老板也是大主顾。

专家提醒不要跟风炒作

有关专家指出,金银有价兰无价,珍稀的兰花品种一般是由几万种兰草变异生成的,越新、奇、特的兰花卖价就越高,因此,市场上炒作的现象越来越多,“绿色股票”的称谓逐渐传开。

据郑明介绍,兰花交易存在着“三个神秘”之说,即“品种神秘、交易神秘、价格神秘”。因此,很少有兰花投资者没有吃过亏、上过当,只不过程度不同而已,兰界戏称为“交学费”。

更残酷的是,当兰市遭遇寒流,兰花投资者普遍损失惨重。许多人手中兰花市值严重缩水,而一般的兰花有价无市,难以出手,钱赚不到不说,还被套住了。

云南兰花网滇西兰花市场交易统计显示:2006年初,剑阳蝶1.5元/苗,大雪素5000元/苗,领带花12万/苗,西蜀道光1.2万/苗,红孩儿1.5万元/苗。一年后,兰价几乎跌至谷底,剑阳蝶1500元/苗,大雪素400元/苗,领带花2万/苗,西蜀道光500元/苗,红孩儿800元/苗。粗略算下来,缩水八九成。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曾出现过四次较大规模的兰花炒作,结果都是跟风炒作者血本无归,但却未能阻止人们一夜暴富的梦想。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有的投资者把全部家当投入了兰市,有人甚至从银行贷款或从家人朋友处拆借资金,最后落到手中只是几株小草。”

郑明认为,投资兰花的养殖户在花期成熟时,得到20—30%的回报是正常的,但是少数品种被炒作到有数百倍的回报率,这就很难说是正常了。“一旦炒得过高,无人接盘,最终兰价就会高台跳水,跟风炒作者只能吞咽苦果。”

多路阀

多功能针型阀

法兰蝶阀

气动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