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水岩棉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防水岩棉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原谅我类别孤魂鬼

发布时间:2020-04-21 18:00:06 阅读: 来源:防水岩棉板厂家

1.怨有头

有时候,一句话可以伤害一个人;有时候,一句话可以感动一个人。你要小心,有时:让一个女人感动的话语未必不是谎言,让一个男人厌烦的语言却可能是真情。

还是一句话作为本文的开头:无论遇到什么苦难,请珍惜我们的生活!

那一年,他们还都是不到20岁的少男少女。这些孩子们在一起上班,在一起玩耍,在一起打闹。好像手足一样亲密无间。

“陆子函”一个女孩子喊着她的名字,“我发现你怎么总是偷看他?”

“我…我…我没有!”子函狡辩说,“你发什么神经?我偷看谢峰干什么?”

另一个男孩子道:“她又没说是谁,你怎么提起谢峰的名字?承认了吧!你是不是暗恋他!”

“滚!我看上他干什么?我看上你也不会看上他!”子函当然是说谎,她不想让自己难堪。这个女孩子越是喜欢谁越会装作讨厌的样子。

“老峰!你过来!”男孩子也淘气地打趣他们,“你喜欢子函吗?喜欢你就说出来,我帮你们撮合撮合。不喜欢我可追她了?”

谢峰是个腼腆的男孩儿,不喜欢拿爱情当游戏,他就当做没听见。

子函看着他似乎冷漠的表情顿时很失望,尽力控制自己不流出泪水,假意学其他姐妹的口吻道:“别害臊吗!反正我也喜欢你!我们都是逢场作戏,跟谁演戏不时演呢?你追我不?你要是追,我就先当你女朋友!”

相处两三个月了,谢峰没想到平时端庄可爱而又天真的陆子函也是这样的放荡:“他喜欢你不是挺好的嘛?我又不喜欢你!我觉得你这样的女人正好适合他!我高攀不起!”

子函气的把脸转了过去,眼睛却渐渐湿润了。

那个男孩子当然知道两个人是误会对方了,可是又不知道怎样安慰他们,只能摇头叹息。

那次以后,谢峰和子函各自离开了公司。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十多年过去了。谢峰谈了很多女朋友,但每一个又都离他而去。因为所有的女孩子不喜欢他的清高和正经。谢峰更觉得自己身边的女人都是那么的下作,一个不如一个。

而子函呢?听说老同事们说,她已经嫁作人妇,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当然都是听说,但那段往事是没必要再提及的。这些女人犹如过客,与自己没有关系!反正谢峰已经…哈,已经适应了一个人的生活。

没人可以平静地生活,当你享受着寂寞和超脱时,挫折是会主动拜访你的。

一次,几个关系不太近的朋友突然邀请他聚餐。碍于众人的情面,他也没好意思谢绝。

在吃完饭时,有两个小伙子喝多了酒,抢着结账。

一个说:“嫌我穷吗?我说了这顿我请!”

那个又说“别老穷穷的,谁跟你借钱啊?打吃饭时你就强调生意不好,谁用你请了?我邀请的大家,就该我请!”

“你摆明了瞧不起人!” 两个人竟然吵起了架。

这两人平时就不太和睦,脾气又都很大。这两个大块头互相咒骂,大家只能用嘴劝,就没人敢伸手拦挡。

平时胆子较小的谢峰也是上来酒劲了,出于好心过去拦阻二位。哪知道不拦还好,越拦越热闹,那两人便越来了倔劲儿。

一个举板凳要砸,另一个抽出裤腿里的匕首要刺。这一推一挡间,锋利的匕首竟然意外刺进谢峰的胸膛。

随着人们的惊恐,谢峰的心脏渐渐停止了跳动……

自己怎么在这里?谢峰站在了冰冷的地方,他暗自琢磨:好黑的地方,这么潮湿。怎么草木皆无?后面一群人推搡着他。

一个肚子上伤口敞开的老头催促道:“我这肠子都要流没了,你怎么磨磨唧唧的还不往前走?”

“大爷!”谢峰发现自己的伤口也并未愈合,但顾不得这些,问道:“这是哪里?我怎么跑这来了?”

那老头道:“这是阴间和阳间的交界线,前面就是地府了。我们赶着投胎的!”

“什么?我?你是说我们是…”

“是鬼!你自己死了都不知道?死得也太糊涂了吧?”

谢峰傻傻地呆在那:“我想起来了,朋友那把匕首扎我胸膛上了。我说刚才怎么不疼呢?原来我是鬼了?”

“别啰嗦了!”后面有个脑袋不完整的高个子鬼道:“我们还等着转世呢?”

“哈哈!你还想转世吗?”一个穿白衣服的厉鬼吐着红舌头,冲他冷笑道:“没经过审问,谁也不能转世。你!某赵氏罪鬼,据我地府生死簿记载:数年时间你在阳间玷污数名妇女,抢夺财物,并致其死亡。阳间法律判了你死刑。你这个罪魁现来到我地府,必须接受严惩!”

那高个子鬼听罢立即跪在地上,求道:“神仙饶我啊!我已经被枪毙了,已经死了,求你看在我平时经常给各路神仙上香的份上放了我一马吧!”

白衣厉鬼怒斥道:“不行善事,拜神无益!阳间罚你是应该的,但阳间法律必须行得光明正大,不能太残忍。来到我地府是要给你继续算总账的! 如果你在阳间时上香上供就可以不遵守国家法度,胡作非为,那我们几个小鬼儿不成了贪赃受贿之徒?而且我告诉你,我们几个衙役不是神仙,是专司赏善罚恶的厉鬼。说白了,我们这些小鬼是专门用刑具侍候你的!哈哈哈!来鬼啊!”

“哈哈!哈哈!”“到!”四面八方来了十多个黑衣服怪物,都长着毛发和犄角,各有尖牙利爪。又两个听吩咐抓住了这高个子鬼,等候派遣。

白衣厉鬼道:“把赵某鬼先送到蒸煮地狱,洗去他的秽气。多煮几年,别忘了放碱片啊。”

“是!”两鬼答应着。

“你怎么在这?”白衣鬼突然问谢峰,“你不能来地府,必须隐遁在阳间做孤魂!”

谢峰问道:“为什么?我连地狱都不能进?”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